欢迎您登陆安徽金融网...
服务电话:0551-65380568
首 页 资讯中心 聚焦农金 特殊资产 金融产品 惠农联盟 关于我们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金融时讯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时讯
关键词:
多省审计显示:农信社系统性风险根本缓解 少数不良率达5%
2019-09-1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杨志锦
摘要:截至9月11日,绝大多数省份审计厅公布了《关于2018年度省级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下称“审计报告”)。其中,地方金融机构(主要为农信社,有的农信社改制后是农商行)作为防范化解地方金融风险的重要内容,被纳入审计之中。

截至9月11日,绝大多数省份审计厅公布了《关于2018年度省级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下称“审计报告”)。其中,地方金融机构(主要为农信社,有的农信社改制后是农商行)作为防范化解地方金融风险的重要内容,被纳入审计之中。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各地审计报告认为,农信社在支持地方经济发展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总体风险可控,但审计也发现一些问题,比较集中的有:部分农信社行社不良率偏高、违规输血房地产及城投、股权质押比例超过监管规定上限、违规核销不良贷款等。

“信用社改制后,信用联社收归省里,由省审计厅组织审计,市县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是无权审计的。”中部省份某地市审计局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他还介绍,在审计厅授权后,市县审计机构也会参与审计。现在的重点是打赢“三大攻坚战”,除了常规审计外,金融风险、环保、扶贫会重点审计。农信社等地方金融机构属于防风险的重要方面,也被纳入审计。

少数农信社不良率偏高

2003年国务院印发的《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方案的通知》标志着农信社开启改制。通知要求:一是法人为单位,改革信用社产权制度;二是改革信用社管理体制,将信用社的管理交由地方政府负责。

改制十余年后,农信社系统性风险得到根本缓解,并彻底扭转了改革前技术性破产的局面,不良率也大幅下降。但从审计结果来看,仍有一些农信社不良率偏高。

河北省审计厅在该省审计报告中指出,河北省农村信用联合社辖内各级行社不良贷款占比较高,尤其是未改制农商行的信用社,各项经营指标偏低,资产处置无通道,不符合改制要求。

海南省审计厅对2家省级地方金融机构金融风险防控情况审计发现,1家金融机构所属7家市县机构不良贷款率超过5%的监管指标。

四川审计厅对该省农信系统开展专项调查发现,风险总体可控,但个别地区和少数机构风险较为突出。比如存在少反映不良贷款和不良贷款率超过监管红线等问题。

所谓“监管红线”,是指银行不良贷款率不应高于5%。根据银保监会的数据,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法人口径)不良贷款余额2.24万亿元,不良贷款率1.81%。不良率超过监管红线,意味着前述审计提及的信用社不良率至少超过平均水平3.19个百分点。

“从外部看,农信社不良率高主要因为历史包袱严重。”华北地区某地市央行中心支行人士表示,“从内部看,部分农信社经营比较粗放、贷款机制也不健全。”

他举例称,有的农信社对贷款的发放不是基于借款人的财务状况、现金流等来判断风险大小,而是过分倚重担保、抵押,发放贷款不重视第一还款来源,由此埋下风险隐患。

分析认为,农信社受制于当地经济发展状况和产业结构,在地方经济增速下行和区域产业不振时不良率将上升。目前一些地区县域经济增速放缓,区域内产能过剩、贷款担保公司代偿能力下降,部分农信社或农商行不良率可能还会上升。

按照风险程度分类,商业银行贷款分别为正常类、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损失类,后三类合称不良贷款。为了规避不良超标的问题,农信社在对贷款分类上可能采取一些“小措施”,比如将原本应计入不良类的贷款计入关注类,逾期3个月的贷款也未计入不良。

陕西省审计厅就提到,农村金融机构“关注”类贷款占比较高,所属独立法人机构中,高风险机构数量持续增加,从2015年的11家增加到2017年的23家。

陕西审计厅还指出,部分机构信贷资产风险分类不准确。逾期90天以上贷款15.35亿元、已出现明显还款风险的贷款6.66亿元未划分为不良贷款,借新还旧或展期贷款16.79亿元未划分为“关注”类。

实际上,不良高企也使得农信社盈利能力下降、抗风险能力减弱。河北省审计厅就指出,全省150家行社中只有25家拨备覆盖率达标,仅占16.6%,个别农商行的经营行为存在潜在风险。

前述华北地区某地市央行中心支行人士认为,信用社、农商行还是要加强不良贷款的控制和化解。比如建立融资活动中相关当事人信用记录审核制度,实现银行与企业之间资金的良性循环。

违规输血房地产、城投

审计报告还披露,一些农信社违规向部分领域放贷。

比如陕西省审计厅指出,当地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有待加强。受国际贸易形势影响,在贸易融资大幅下降情况下,一些机构通过理财方式变相向房地产项目融资1.2亿元。

吉林省审计厅组织对9家农村信用联社(农商行)资产结构进行审计调查后发现,4家行社借助信托计划等通道将资金投向房地产、政府融资平台公司、“两高一剩”等限制性行业和领域95.65亿元。

“从过往来看,房地产和融资平台领域违约最少但收益较高,各类机构都想方设法向这两个领域投放贷款,农信社自然也不例外。”沪上某资管咨询机构负责人表示。

西南省份某县融资平台副总坦言:“2018年隐性债务管控从严后,我们债务率比较高,除了国开行投放贷款外,其他大行、股份行都不给我们放款了,只有当地城商行、农商行还有些贷款,但规模也比较小,主要还是统一安排的。”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信息版权归安徽金融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