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陆安徽金融网...
服务电话:0551-65380568
首 页 资讯中心 聚焦农金 特殊资产 金融产品 惠农联盟 关于我们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金融商学院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商学院
关键词:
【区域研究】安徽省及下辖各市经济财政实力与债务研究(2018)
2018-12-05 来源:公共融资部 新世纪评级
摘要:安徽省紧靠以上海为中心的长江三角洲经济区,矿产、旅游及科教资源丰富,是我国重要的农产品生产、能源、原材料和加工制造业基地。

【区域研究】安徽省及下辖各市经济财政实力与债务研究(2018)


经济实力:安徽省紧靠以上海为中心的长江三角洲经济区,矿产、旅游及科教资源丰富,是我国重要的农产品生产、能源、原材料和加工制造业基地。近年来,安徽省全力推进传统产业升级和培育新产业新业态,以材料、汽车及零部件制造、化工及专用装备制造等为主的传统优势产业平稳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较快,全省经济总体运行较为平稳,经济总量位列全国中游,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017年,安徽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75万亿元,继续位列全国第十三位,同比增长8.5%,增速高于全国水平1.6个百分点;三次产业结构为9.5:49.0:41.5,工业对全省经济的贡献率达44.2%,贡献率持续上升。2018年前三季度,安徽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16万亿元,同比增长8.2%,经济增长尚属平稳。但全省经济发展动能仍处于调整期,2017年及2018年前三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分别为11.0%和11.9%,同比变化存在一定波动,同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分别为11.9%和12.0%,进出口增速分别为20.8%和21.2%,同比变化均有不同幅度提升。

安徽省各地市经济发展较不均衡,省会城市与其他地市间经济发展水平差距明显;皖江城市带依托沿江优势和产业转移政策的支持,经济带动效应持续增强;皖北地区经济基础相对较为薄弱,区域经济抗风险能力总体较弱。具体看下辖市,合肥市和芜湖市在全省的经济领先地位较为稳固,2017年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7213.45亿元和3065.52亿元,经济总量合计占各地级市合计的36.64%,但合肥市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有所放缓;马鞍山市受益于钢铁产业周期性回暖,2017年经济总量反超安庆市位居全省第三,但经济增速有所放缓;安庆市、滁州市、阜阳市和蚌埠市经济水平在省内仍排名中上游,但经济增速提升有所承压;其余各地市现阶段经济体量相对有限,核心产业有待持续扶持,经济增速存在波动。2018年前三季度,安徽省各地市经济总量序列存在一定变化,但合肥和芜湖两市的经济总量仍在全省各市中占有绝对领先地位。

财政实力:安徽省具备一定的产业基础,税收收入平稳增长,税收比率逐年提升,加之全省人口基数较大、省内贫困市县数量较多,可持续获得中央政府补助,此外近两年土地市场景气度总体较高,全省综合财力持续提升。2017年安徽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2812.45亿元,较上年增长7.9%,税收比率为70.07%;全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为3191.79亿元,同比增长30.23%。2018年前三季度,安徽省完成财政收入4297亿元,较2017年同期增长13.3%。

从下辖各市情况看,合肥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依然保持了突出的规模及质量优势,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655.90亿元,税收比率为79.05%,但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有所放缓;芜湖市收入增速明显放缓,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为4.19%,较2016年放缓了9.19个百分点;滁州市收入规模排名省内第三,相较于其自身经济发展水平,地方经济税收转化率相对较高,在收入增速方面表现较佳,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增速为9.09%,位居全省前列;阜阳市收入表现较快的增长势头,规模排名较2016年上升三个位次至第四位;宣城市和蚌埠市增幅放缓明显,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分别为2.62%和5.37%,分别较2016年放缓3.28个和6.50个百分点;马鞍山市和安庆市收入增长乏力,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分别为138.36亿元和121.02亿元,降幅分别为1.4%和5.45%;其余各市收入规模较为有限。2018年前三季度,安徽省大部分各地级市财政收入较2017年同期实现两位数的增幅。

2017年,除铜陵市和宿州市外,安徽省其余地级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实现不同幅度的增长。合肥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规模优势依然最为显著,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为1280.22亿元,位列规模第一。滁州市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大幅增长,增速为151.37%,位列增速第一。亳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财力的贡献度最高,合肥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财力的贡献度依然维持在较高水平,此外六安市和滁州市当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财力的贡献也提升至较高水平,2017年四者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率均在149%以上。

债务状况:政府债务方面,2017年末安徽省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5823.36亿元,较2016年末增长9.47%,规模位列全国各省市降序排列第12位,低于当年全省债务限额6622.10亿元。以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相对比,2017年末安徽省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是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2.07倍。考虑到新增债务严格执行限额管理,同时项目收益与融资自求平衡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深化推行,相关项目收益可为偿债资金提供保障,安徽省政府债务风险整体可控。

安徽省各地级市政府债务管理严格遵循限额原则,其中合肥市、阜阳市和淮南市2017年末未使用债务限额比例相对较高,其余各市未使用债务限额有限。省内各地级市城投平台在债券发行领域较为活跃,尤以马鞍山、芜湖、滁州、合肥和亳州等地为代表。2017年及2018年前三季度全省城投债发行额分别为919.00亿元和636.27亿元,全国规模排名分列第七和第十。包括债券在内,各地级市平台带息债务情况存在较明显的分化,其中亳州、淮北、马鞍山的平台债务负担相对较重。

一、安徽省经济实力与财政实力分析

(一)安徽省经济实力分析

作为我国重要的农产品生产、能源、原材料和加工制造业基地,安徽省材料、汽车及零部件制造、化工及专用装备制造等传统优势产业发展基础较好,产业竞争力强。近年来,安徽省全力推进传统产业升级和培育新产业新业态,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较快,全省经济总体运行较为平稳,经济总量在全国排名中游,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017年和2018年前三季度,安徽省经济总体实现平稳增长,但投资增速呈现波动,消费及进出口增速有所提升。

安徽省位于我国华东地区,长江三角洲腹地,东连江苏、浙江,西接湖北、河南,南临江西,北靠山东。安徽省下辖16个地级市、61个县(市),省会为合肥市,全省国土面积14.01万平方公里。截至2017年末,全省常住人口6254.80万人,城镇化率为53.49%。

安徽省拥有承东启西、连接南北的区位优势,不仅是承接沿海发达地区经济辐射和产业转移的前沿地带,也是我国实施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发展战略的重要区域。安徽省紧靠以上海为中心的长江三角洲经济区,毗邻的江苏、浙江、山东均属于沿海发达地区,处于产业升级换代阶段,安徽省在承接发达地区经济辐射和产业转移方面具有先天的地理优势;同时,安徽省西与湖北、河南两省相邻,南与江西省接壤,是我国实施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发展战略的桥头堡。

安徽省交通基础设施较为发达,目前已形成铁路、公路、海运和航空等相结合的综合性交通运输体系。安徽省拥有京沪线、陇海线、京九线等多条铁路干线,其中横贯安徽省北部的陇海线,向西可以挺进中西部地区,向东则可到达江苏省连云港出海;京沪、京九两条铁路干线南北纵贯全省,北上可直达北京,南下可直达上海和香港。截至2017年末,全省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4673公里、一级公路达4151公里,境内合宁高速东达宁沪,芜宣高速南连杭州,合安高速西接武汉,合徐高速北通徐州,已基本形成一个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网络。安徽省拥有8座建成并投入使用的机场,其中合肥新桥国际机场为4E级枢纽干线机场,现已与全国多个大中型城市通航。此外,横贯安徽省南部的长江通道,连通安庆、铜陵、芜湖及马鞍山等多个重要港口直达上海。

安徽省自然和旅游资源丰富,为地方经济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省内矿产资源种类繁多,储量丰富,其中煤、铁、铜、硫铁矿、水泥用石灰岩和明矾石的探明储量居多,是国家级的原材料工业基地和华东乃至全国重要的能源供应基地。同时,安徽省是我国旅游资源最丰富的省份之一,拥有黄山、九华山等10 处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5座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6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9个国家级森林公园以及56处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安徽省科教资源丰富,其中省会合肥市是全国著名的科教城。截至2017年末,安徽省拥有普通高等院校109所,各类专业技术人员228.4万人,科研机构5360个;拥有国家大科学工程5个,国家重点(工程)实验室25个,省级实验室133个;拥有省级以上工程(技术)研究中心739家,其中国家级39家;拥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20个,其中国家级5个;高新技术企业4310家,其中当年新认定924家。

安徽省经济发展水平处于全国中游,2017年全省经济总体实现平稳增长,但因人口基数相对较大,人均生产总值仍低于全国[1]平均水平。2017年,安徽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75万亿元,仍然位列全国第13位,同比增长8.5%,增速较上年下降0.2个百分点,但仍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6个百分点;人均GDP为4.42万元,位列全国第24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018年前三季度,安徽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16万亿元,同比增长8.2%,经济增长尚属平稳。


从三次产业结构情况来看,2017年安徽省实现第一产业增加值2611.7亿元,同比增长4.0%;第二产业增加值13486.6亿元,同比增长8.6%;第三产业增加值11420.4亿元,同比增长9.7%。三次产业结构由2016年的10.5:48.4:41.1调整为9.5:49.0:41.5,其中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41.8%,比上年提高0.5个百分点,对全省经济增长贡献率为44.2%,比上年提高2个百分点,拉动GDP增长3.8个百分点,成为拉动全省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2018年前三季度,安徽省实现第一产业增加值1488.4亿元,同比增长3.0%;第二产业增加值10218.2亿元,同比增长8.2%;第三产业增加值9926.3亿元,同比增长9.0%。

安徽省作为我国重要的农产品生产、能源、原材料和加工制造业基地,近年来工业经济发展较快,已形成材料、汽车及零部件制造、能源、农副产品深加工、化工及专用装备制造等传统优势产业,并拥有一批诸如马钢(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安徽海螺集团公司、铜陵有色金属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安徽江淮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淮南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淮北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安徽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安徽丰原集团有限公司等代表性企业。2017年,安徽省实现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9.0%,其中六大工业主导产业增加值增长13.4%。

近年来材料、汽车及零部件制造等传统支柱产业依然为安徽省经济发展提供基础,但同时也面临能源枯竭以及化工产业环保压力增大等挑战。为此,安徽省全力推进传统产业升级和培育新产业新业态,并形成了电子信息和家用电器、汽车和装备制造、食品医药、材料和新材料、轻工纺织、能源和新能源六大高新技术主导产业。2017年,安徽省高新技术产业实现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占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为40.2%,同比增长14.8%,对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的贡献率为63.5%。

服务业方面,2017年安徽省服务业增长放缓,金融、房地产业贡献减弱。2017年全省服务业增加值增速为9.7%,比上年回落1.2个百分点,对全省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由上年的49.9%回落到45.0%,拉动GDP增长3.8个百分点,比上年回落0.5个百分点。其中,金融业增加值增长10.9%,比上年回落4个百分点,对全省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7.5%,回落2.1个百分点;房地产业增加值增长4.7%,比上年回落7.3个百分点,对全省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2.2%,回落3.2个百分点;其他营利性服务业[2]增加值增长18.2%,比上年提高0.4个百分点,对全省经济增长贡献率为18.1%,提高2.1个百分点,是服务业中对经济增长贡献最大的行业。此外,房地产市场方面,2017年安徽省房地产销售增速较2016年明显放缓,处于低速增长区间,房地产投资增速较2016年进一步提升。全年全省商品房销售面积9200.7万平方米,同比增长8.2%,增速较2016年回落29.5个百分点,商品房销售额5865.8万亿元,同比增长16.5%,增速较2016年回落32.9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投资5612.5亿元,同比增长21.9%,增速较2016年提升17.9个百分点。

从三大需求看,2017年安徽省投资增速小幅放缓,消费增速小幅提升,进出口增速实现较大幅度提升。2018年前三季度,安徽省投资、消费及进出口增速较2017年同期均有不同幅度提升。

2017年安徽省完成固定资产投资2.92万亿元,同比增长11.0%,增速较2016年下降0.7个百分点,分产业看,当年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投资增速均有较明显地下降,分投资领域看,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速出现较明显地下降。2017年安徽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1.12万亿元,同比增长11.9%,增速较2016年增长0.5个百分点,其中网上商品零售额314亿元,同比增长39.4%。从主要限额以上消费品类别看,当年化妆品类和金银珠宝类商品等享受型消费增速加快,电子出版物及音像制品类、书报杂志类、家用电器和音像制品类商品等文化类消费快速增长,家具类商品等居住类消费保持高位增长,汽车类消费增速虽有所回落但仍保持增长。

对外经济方面,2017年安徽省对外贸易发展态势向好,进出口商品结构持续优化。2017年全省对外贸易进出口总额为536.40亿美元,增速为20.8%,扭转了连续两年负增长的局势。全年全省出口总额为304.8亿美元,较上年增长7.2%。从出口商品来看,机电产品出口额占比最高,高新技术产品出口额增速最快,笔记本电脑、家电、汽车和液晶显示板四大主要产品出口额均较上年实现了较大幅度的增长;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比重则有所下降。进口商品方面,机械设备成为安徽省2017年进口产品最大的增长点,同比增长了1.9倍。


2010年1月,国务院正式批复了《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规划》,明确将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定位为合作发展的先行区、科学发展的实验区、中部地区崛起的重要增长极、全国重要的先进制造业和服务业基地。自此以来,安徽省积极建设皖江城市带,皖江城市带是促进中部地区崛起战略的重点开发区域,是东部沿海地区产业向中西部地区转移和辐射最接近的地区之一。2016年6月,经国务院同意,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建设部印发《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将安徽省合肥、芜湖、马鞍山、铜陵、安庆、滁州、池州、宣城八市纳入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范围。根据《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安徽实施方案》,安徽省拟将合肥市打造成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副中心城市,同时积极打造沿江发展带,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创新基地,构建高等级、一体化、网络化的基础设施体系,构筑辐射全国、面向亚太的开放新高地,强化生态安全保障,推动一体化发展机制创新。随着长江三角洲城市群、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以及皖江城市带等政策规划的实施,安徽省经济发展或将面临新的机遇。

(二)安徽省财政实力分析

安徽省具备一定的产业基础,税收收入平稳增长,加之全省人口基数较大、省内贫困市县数量相对较多,可持续获得中央政府补助,此外近两年土地市场景气度总体较高,全省综合财力持续提升。2017年以来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稳定增长,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保持显著增幅,同时地方政府债券收入成为财政资金的主要来源之一。


得益于良好的产业基础和中央政府持续支持,安徽省综合财力位于全国中上游。2017年全省综合财力为1.13万亿元,同比增长12.95%。其中,以税收收入为主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和上级补助收入增长较为稳定,以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为主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保持快速增长势头,成为当年综合财力实现较大增幅的主要推动因素。



2017年安徽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财力对全省综合财力的贡献率为64.43%,上级补助收入和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主要来源。安徽省人口基数较大,加之省内贫困市及贫困县数量较多,因此近年来全省所获得的上级补助收入规模持续稳定增长。2017年全省获得一般公共预算补助收入2920.98亿元,较2016年增长11.89%,占综合财力的25.91%。

安徽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在全国排名中游水平,近三年保持稳定增长态势,税收比率位于70%左右,处于全国中下游水平。2017年安徽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2812.45亿元,较2016年增长7.9%[3],其中税收收入为1970.68亿元,同比增长0.63%[4],税收比率为70.07%,较2016年提高0.57个百分点,税收比率在全国31个省市中位列第17位。2017年安徽省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为6203.81亿元,同比增长12.3%[5],当年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为45.33%,较2016年下降3.06个百分点。在支出结构方面,2017年安徽省刚性支出[6]占比51.37%,民生支出[7]占比43.48%。从主要支出科目[8]看,一般公共服务、医疗卫生与计划生育支出当年增速为个位数,分别为7.31%和9.64%;教育、社会保障和就业、城乡社区和农林水支出则呈现两位数的增速,分别为16.36%、13.90%、16.34%和10.99%。

2018年前三季度,安徽省完成财政总收入4297亿元,较2017年同期增长13.3%[9];完成财政支出5307亿元,较2017年同期增长7.3%[10]


安徽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主要来源于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受房地产及土地市场景气度等因素影响较大。2017年以来安徽省土地出让市场继上年显著回暖后仍保持较高热度。2017年全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同比增长30.23%[11]至3191.79亿元。同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相应增长,全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3545.54亿元,增长36.59%。

从安徽省省级财力看,上级补助收入的贡献占主导地位,较之全省财力结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的贡献度较低。虽然省级财力占全省财力的比重相对较低,但考虑到“省直管县”财政体制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了省级政府财力的调配范围,且省级负责确定税收分成比例及转移支付分配政策,省级具有较强的财力调配能力。

2017年安徽省省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74.74亿元,增长9.3%[12],其中税收收入170.31亿元,增长6.91%[13],非税收入104.43亿元,增长13.32%[14];省级一般公共预算支出784.95亿元,增长21.6%[15]。此外,2017年安徽省地方政府一般债务收入654.56亿元(新增债券190.80亿元和置换债券454.19亿元),成为省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财力的主要来源,同年债务转贷支出579.92亿元。主要受按规定将部分政府性基金转列一般公共预算影响,2017年安徽省省级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有所下降,为22.74亿元;同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11.83亿元,绝对数亦有所下滑。此外,2017年安徽省地方政府专项债务收入为817.10亿元(新增债券497.09亿元和置换债券320.01亿元),成为省级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财力的主要来源,同年债务转贷支出817.10亿元。

二、下辖各市经济与财政实力分析

安徽省下辖合肥市、芜湖市、安庆市、马鞍山市、滁州市、阜阳市、宿州市、六安市、蚌埠市、宣城市、淮南市、亳州市、淮北市、铜陵市、黄山市和池州市16个地级市。其中皖江城市带承接转移示范区涉及的8个地级市(合肥、芜湖、马鞍山、铜陵、安庆、滁州、池州、宣城)经济增长在安徽省内处于领跑地位,而中原经济区及淮河经济带所覆盖的皖北地区7个地级市(阜阳、淮北、亳州、宿州、六安、蚌埠、淮南)以及以旅游业为主的黄山市经济总量相对较低。

根据《安徽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安徽省计划将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打造成全省转型发展的新支撑带,加快产业聚集和高端化发展,成为长江经济带重要战略支点;加快皖北“四化”协调发展先行区建设,进一步完善淮河生态经济带、淮河流域综合治理与绿色发展的政策支持,以新型工业化为核心,推动“四化”协同发展;建立皖南国际文化旅游示范区,促进文化旅游资源保护和深度开发,创建大黄山国家公园,同时进一步推动皖南旅游示范区交通和旅游服务设施建设。


(一)下辖各市经济实力分析

安徽省各地市经济发展较不均衡,省会城市与其他地市间经济发展水平差距明显;皖江城市带依托沿江优势和产业转移政策的支持,经济带动效应持续增强;皖北地区经济基础相对较为薄弱,区域经济抗风险能力总体较弱。其中合肥市和芜湖市在全省的经济领先地位较为稳固,但合肥市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有所放缓;马鞍山市受益于主导产业周期性回暖,2017年经济总量反超安庆市位居全省第三,但经济增速有所放缓;安庆市、滁州市、阜阳市和蚌埠市经济水平在省内排名中上游,但主导产业持续面临转型压力,经济增速提升有所承压;其余各地市现阶段经济体量相对有限,核心产业有待持续扶持,经济增速存在波动。

从区域经济发展水平来看,因安徽省内各地级市资源禀赋和发展战略导向的不同,区域经济发展水平存在一定分化。皖江城市带承接转移示范区涉及的8个地级市经济发展水平总体领先,除宣城、铜陵和池州排名中下游;皖北地区7个地级市中阜阳和蚌埠经济发展水平相对靠前,淮北、亳州、宿州、六安、淮南经济发展水平相对靠后;皖南旅游示范区黄山市目前经济总量规模较小。从2017年安徽省各地级市经济总量及其占全省的比重看,各地级市经济总量可分为三个梯队,其中,省会城市合肥和芜湖为第一梯队;马鞍山、安庆、滁州、阜阳、蚌埠和宿州六市为第二梯队;六安、宣城、亳州、铜陵、淮南、淮北、池州和黄山八市为第三梯队。



从2017年的情况看,安徽省各地级市的经济总量排序除马鞍山市以微弱优势超越安庆市,铜陵市超越淮南市外,其余较2016年无变化。合肥和芜湖两市的经济总量仍在全省各市中占有绝对领先地位,2017年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7213.45亿元和3065.52亿元,经济总量合计占各地级市合计的36.64%。经济总量位于第二梯队的六市经济发展水平较为均衡,经济总量合计占各地级市合计的34.50%。其中马鞍山市及安庆市相对领先,2017年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1738.09亿元和1708.60亿元,其余四市地区生产总值处于1500亿元和1610亿元之间,从高到低排名依次为滁州市、阜阳市、蚌埠市和宿州市。经济总量排名靠后的地级市为六安、宣城、亳州、铜陵、淮南、淮北、池州和黄山八市,其中六安市2017年地区生产总值为1218.70亿元,较显著领先于其余七市,宣城、亳州、铜陵和淮南四市地区生产总值较为相近,处于1100亿元左右,淮北、池州和黄山三市经济总量排名全省末三位,分别为929.00亿元、654.10亿元和645.70亿元。



从经济增速来看,安徽省下辖各市基本处于中速增长区间。2017年亳州市经济继续保持高速增长,以9.2%的水平位列首位,池州市以5.5%的经济增速位列末位;包括池州在内,安庆、铜陵、六安、黄山、淮北和淮南六市增速同在全省平均水平(8.5%)之下。从经济增速变动看,2017年池州市经济增速呈相对显著的放缓趋势,淮北市经济增速则增长明显,其余各市增速变动相对平稳。具体来看,2017年池州市、合肥市、铜陵市、芜湖市、马鞍山市、蚌埠市、宣城市和滁州市增速较2016年有所放缓,放缓程度分别为2.6、1.3、0.9、0.8、0.3、0.3、0.2和0.2个百分点;黄山市、阜阳市和宿州市经济增速维持2016年水平;其余各市经济增速均有所提升,其中淮北市经济增速增幅最为显著,由2016年的5.0%增至2017年的7.6%,六安市、淮南市、亳州市和安庆市经济增速增幅相对显著,2017年分别较2016年提升0.7、0.3、0.3和0.2个百分点。

从人均指标来看,合肥市及芜湖市人均地区生产总值领先,2017年分别为9.11万元和8.32万元,远高于全省平均水平4.42万元;马鞍山市和铜陵市人均指标也处于较高水平,2017年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7.59万元和7.25万元;黄山市、蚌埠市、宣城市和池州市2017年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4.67万元、4.62万元、4.56万元和4.52万元,略高于全省平均水平;其余各地级市2017年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低于全省平均水平,其中阜阳市和亳州市2017年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与全省水平的差距较为显著,分别低于全省水平2.47万元和2.12万元。


从三大需求看,除合肥、淮南、黄山、马鞍山和池州五市外,2017年其余各市固定资产投资仍实现了两位数的较高速增长;各市消费亦实现较高速增长,且增速相近,处于11%-13%的区间;各市进出口增速存在较大差异,安庆、阜阳和淮北三市2017年进出口总额呈现负增长。



具体来看,固定资产投资方面,2017年合肥市、芜湖市和马鞍山市分别以6351.43亿元、3342.24亿元和2255.72亿元的投资额位居规模前三位,但当年合肥市基础设施建设和工业投资增速放缓,马鞍山市工业投资增速有所放缓,两市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分别降至5.0%和9.3%,是全省固定资产增速为个位数的五个地级市之一。滁州市、蚌埠市、安庆市、阜阳市和宣城市规模分列第四至八位,2017年分别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929.10亿元、1912.55亿元、1731.20亿元、1632.50亿元和1580.50亿元,均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速,其中阜阳市以26.3%的增速排名省内第一。其余各地级市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在1500亿元以下,但亳州市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较快,当年以22.0%的水平列省内第二,此外黄山市和池州市分别以646.90亿元和714.60亿元的规模居各地级市末两位,也是仅有的两个固定资产投资规模未达1000亿元的城市。

在房地产投资方面,2017年安徽省各地市房地产投资增速总体呈现回升态势,2017年除六安市增速放缓外,其余各市房地产投资增速进一步提升。其中淮北、淮南和蚌埠三市的增速增长最为显著,同时蚌埠、宣城、铜陵和淮北四市也扭转了2016年房地产投资负增长的局势。具体来看,2017年合肥市房地产投资规模显著领先于其他地级市,为1557.41亿元,增速较上年增长了7.7个百分点至15.1%。2017年蚌埠市和阜阳市房地产投资规模分别为536.88亿元和516.30亿元,分列省内第二和第三位,同比增速分别为38.2%和47.3%。其余各市房地产投资规模在500亿元以下,其中淮南市2017年完成房地产投资193.50亿元,同比增幅达58.7%,是全省增速最高的城市,淮北市和池州市房地产投资规模较小,分别处于省内倒数第二和一位。


消费方面,2017年安徽省各地级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均保持增长,但除淮南、淮北、安庆和马鞍山四市当年增速同比略有提升及六安、黄山和铜陵三市增速维持外,其余九市增速较2016年小幅放缓。具体来看,2017年合肥市、芜湖市和阜阳市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位居规模前三,分别为2728.51亿元、930.86亿元和852.00亿元,黄山市、铜陵市和池州市居规模末三位,分别为348.80亿元、343.30亿元和248.70亿元。各地级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较为相近,其中蚌埠市以12.6%的水平位居第一,黄山市以11.4%的水平排名最末,淮南市、淮北市、马鞍山市和安庆市2017年增速分别较2016年提升0.3、0.3、0.1和0.1个百分点,是增速得以提升的四个城市,滁州市2017年增速较2016年缩窄1.2个百分点,是当年增速放缓最显著的城市。

进出口方面,2017年安徽省地级市外贸业绩呈现回升态势,除安庆、阜阳和淮北三市外,其余地级市当年进出口额均呈正增长,且大部分同比增速较2016年有不同程度提升。具体来看,合肥市以249.59亿美元的规模位列全省第一,继续显著领先于排名第二和第三的芜湖市(63.77亿美元)和铜陵市(55.50亿美元),2017年合肥市进出口额扭转了2016年负增长的局面,并实现大幅增长,增速为33.6%,增速列全省第二。2017年马鞍山市、滁州市、蚌埠市、宣城市、安庆市和阜阳市进出口总额分列全省第四至第九位,在10亿美元至40亿美元区间,同比增幅均较2016年有所提升。池州市、黄山市、六安市、亳州市、淮北市、宿州市和淮南市进出口总额均不超过10亿美元,列全省末七位,但其中六安市增速较快,2017年达35.3%,列全省第一,而亳州市和淮北市进出口增长不尽理想,是全省仅有两个进出口额增幅下降的城市,2017年增速分别较2016年下降了3.32和7.20个百分点。

2018年前三季度,安徽省各市经济总量序列存在一定变化,但合肥和芜湖两市的经济总量仍在全省各地市中占有绝对领先地位,当期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5387.82亿元和2390.04亿元,经济总量合计占各地市的35.79%。2018年前三季度,安庆市经济总量以21.88亿元的微弱优势超越马鞍山市,规模排名较2017年上升1位至全省第三,相应的马鞍山市下降了1位至全省第四;规模排名第五至八位仍为滁州市、阜阳市、蚌埠市和宿州市,较2017年保持一致;宣城市和亳州市规模排名较2017年均上升了1位,分列全省第九和第十;六安市规模排名较2017年下跌2位至第十一位;全省规模排名后五市序列较2017年保持一致,仍为铜陵市、淮南市、淮北市、黄山市和池州市。增速方面,亳州市以10.3%的水平继续蝉联第一,滁州市和阜阳市当期GDP同比增速也较高,分别为9.7%和9.6%,马鞍山市、芜湖市、宣城市、合肥市、宿州市当期GDP同比增速也相对领先,处于全省平均水平(8.2%)以上。

(二)下辖各市财政实力分析

1、下辖各市一般公共预算分析

2017年安徽省大部分地级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均保持增长,且规模排序除阜阳市和马鞍山市互换位次外,其余各市较2016年保持一致,但各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自给率依然欠佳,基本依赖上级补助收入实现收支平衡。各地级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及质量总体能够与经济发展水平相对应,2017年合肥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依然保持了突出的规模及质量优势,芜湖市收入增速明显放缓;滁州市收入规模排名省内第三,相较于其自身经济发展水平,地方经济税收转化率相对较高;阜阳市收入表现较快的增长势头,规模排名较2016年上升3位至全省第四;宣城市和蚌埠市增幅放缓明显;马鞍山市和安庆市收入规模出现下滑,税收增长乏力;其余各市收入规模仍较为有限。

受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影响,安徽省各地级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存在分化,2017年除阜阳市和马鞍山市规模排名位次互换外,其余各地级市仍延续了2016年的位次。2017年,合肥市和芜湖市依然具有规模优势,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分别为655.90亿元和311.23亿元,显著领先于其他地级市,分列第一和第二位;滁州市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182.51亿元,位列第三;阜阳市财政收入增长表现较好,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157.62亿元,规模排名较2016年上升3位,超越宣城市、蚌埠市和马鞍山市位列第四;宣城市和蚌埠市分列第五和第六位,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分别为142.97亿元和141.07亿元,规模排名较2016年保持一致;马鞍山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138.36亿元,规模排名由2016年的第四位降至第七位;安庆市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112.79亿元,继续位列第八;六安市、淮南市和宿州市分列第九至第十一位,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在100-120亿元区间;亳州市、铜陵市、黄山市、池州市和淮北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相对有限,2017年在60-95亿元区间,其中淮北市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60.54亿元,规模排名省内末位。

从一般公共预算增速[16]来看,2017年安徽省各地级市中除黄山、马鞍山、铜陵、安庆和池州六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出现下滑外,其余各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均较2016年有所增长,但部分地级市增速低于2016年水平。2017年阜阳市和六安市分别以18.12%和14.78%的增速位列省内第一和第二位,也是仅有的实现两位数增长的城市;滁州、亳州和合肥三市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处于中速增长区间,分别为9.09%、8.65%和6.68%;蚌埠、宿州、芜湖、淮南、宣城和淮北六市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较低,位于5.37%至2.30%的区间,其中淮北市以2.30%的增速排名正增长地级市中最末位。而池州市以8.76%的降幅成为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较2016年下降幅度最大的城市。


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构成看,2017年安徽省下辖各市财政收入质量分化明显,除淮北、合肥、亳州、阜阳和马鞍山五市税收收入占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重处于75%以上外,其余各市该比率均未超过75%;此外,该比率排名较2016年有较大变化。其中淮北市以81.16%的水平位列第一,排名较2016年上升7位;合肥市、亳州市、阜阳市分列第二至四位,税收比率分别为79.05%、77.47%和76.84%,持续保持较好的财政收入质量;马鞍山市以75.16%的水平位列第五,较2016年上升2位;六安市税收比率为73.78%,排名由2016年的第四降至第六;安庆市和淮南市税收比率排名位列第七和第八,两者水平较为接近,分别为69.58%和69.47%,分别较2016年提升4位和2位;芜湖市税收比率为68.75%,排名由2016年的第六降至第九;宣城市、宿州市、滁州市、蚌埠市、铜陵市、池州市和黄山市该比率排名位列末七位,其中蚌埠市税收比率较2016年下滑了7.47个百分点至62.72%,排名由2016年的第五降至第十三位,而黄山市则以49.37%的水平继续居于最末。

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覆盖程度看,2017年安徽省各地市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依然欠佳,其中合肥市和芜湖市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分别为67.95%和67.18%,排名前二;马鞍山市和宣城市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排名第三和第四,分别为60.76%和52.31%;其他各市该比率低于50%,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其支出的覆盖能力很低,主要依靠上级补助收入弥补,其中六安、亳州和宿州三市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最低,分别为30.05%、29.09%和28.94%。


2018年前三季度,安徽省各地级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情况未完全披露,但根据安徽省统计厅公布的各地级市财政收入(含中央部分)数据,当期大部分地级市财政收入较2017年同期实现两位数的增幅。具体来看,2018年前三季度,合肥市实现财政收入1105.7亿元,是省内财政收入最高的城市,芜湖市为466.2亿元,位列第二,阜阳市和滁州市分别以255.9亿元和253.9亿元的规模列第三和第四,池州市财政收入规模最小,为85.8亿元。从增速看,阜阳市以23.9%的同比增速位列全省第一,六安市次之,为22.9%,亳州市和淮北市分别以17.8%和16.9%的增速位列全省第三和第四,池州市增速最低,为3.4%。

2、下辖各市政府性基金预算分析[17]

2017年,除铜陵市和宿州市外,安徽省其余地级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实现不同幅度的增长。合肥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规模优势依然最为显著,亳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财力的贡献度最高,此外六安市和滁州市当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财力的贡献也提升至较高水平。

2017年安徽省绝大多数地级市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实现增长,成为部分地级市财力的重要构成。从绝对规模看,合肥市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为1280.22亿元,位列第一,规模显著大于其余地区;滁州市、六安市和亳州市当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规模次之,分别为273.54亿元、220.10亿元和199.48亿元;其余各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均未超过100亿元,其中铜陵市、黄山市和淮北市分列末三位,收入规模在30-50亿元区间,其中淮北市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最少,为32.22亿元。从相对规模看,以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率为参考指标,2017年亳州市、合肥市、六安市和滁州市该比率超过100%,而其余各市该比率处于100%以下;亳州市以210.98%的水平继续位列第一,合肥市和六安市政府性基金对财力的贡献也较高,2017年该比率在190%以上,滁州市2017年该比率为149.88%,较2016年大幅上升,黄山市该比率最低,2017年为49.38%。

从增速看,除铜陵市和宿州市小幅下滑外,2017年安徽省其余各地级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均较上年有所增长,而滁州、六安、淮北、宣城和安庆五市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扭转了2016年负增长的局面。其中,滁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增幅为151.37%,增速排名各市第一,黄山、六安、淮北和宣城四市增速也较为显著,处于69%以上。安庆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增速为8.08%,是正增长城市中增幅最小的地区,而铜陵市和宿州市当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分别同比减少0.84%和4.97%。


从政府性基金预算自给率情况看,安徽省各地级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相应支出覆盖程度欠佳。2017年省内未有城市政府性基金预算自给率超过100%,合肥市、滁州市、宣城市和六安市该比率相对较高,位于90%-100%区间,铜陵市该比率为52.15%,处于全省末位,其余地区该比率处于55%-90%区间。

2018年前三季度,安徽省各地级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未完全披露,但根据中指指数数据,当期土地出让金仍维持高位,大部分地级市呈现高速增长态势。具体来看,2018年前三季度,合肥市土地出让金为575.36亿元,是出让金规模最大的城市,阜阳市为454.41亿元,位列第二,亳州市、滁州市和六安市分别以211.24亿元、152.37亿元和143.53亿元的规模列第三至五位,铜陵市土地出让金规模最小,为15.36亿元。从増势判断,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高速增长的滁州市土地出让金出现缩减趋势,而黄山市、六安市和淮北市土地出让金依然保持增长,2017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呈负增长的铜陵市和宿州市土地出让金增长有望提速。但考虑到2018年以来房企融资环境趋紧及在政府隐性债务清查背景下棚改的推进及融资政策存在调整可能,未来土地市场行情仍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三、安徽省及下辖各市债务状况分析

(一)安徽省债务状况分析

2017年安徽省地方政府债务规模继续小幅增长,处于全国各省市中上游水平,但与其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比则处于较高水平。考虑到新增债务严格执行限额管理,同时项目收益与融资自求平衡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深化推行,相关项目收益可为偿债资金提供保障,安徽省政府债务风险整体可控。

由于市政建设、交通运输设施、保障性住房和农林水务等方面的投入,安徽省形成了较大规模的政府债务,2017年安徽省政府债务保持小幅增长,目前绝对规模处于全国各省市中游,但与其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比则处于相对较高水平。截至2017年末,安徽省政府债务余额为5823.36亿元,较2016年末增长9.47%,规模位列全国各省市降序排列第12位,低于当年全省债务限额6622.10亿元。以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相对比,2017年末安徽省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是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2.07倍,位列全国36个省(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该指标降序排列第18位。



2017年安徽省发行地方政府债券1462.09亿元,其中新增债券687.89亿元、置换债券774.20亿元。截至2017年末,安徽省地方政府债务中政府债券(含财政部代发、自行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为4611.28亿元。财政部核定安徽省2018年地方政府债务限额为7629.10亿元,较2017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1007亿元。

2018年前三季度,安徽省发行地方政府债券2223.56亿元,其中新增债券979.29亿元、置换债券969.76亿元、再融资债券274.51亿元,9月末安徽省地方政府债务中政府债券(含财政部代发、自行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为6626.71亿元,当年新增债券额度已使用97.25%。


(二)下辖各市债务状况分析

2017年安徽省各市严格遵循政府债务限额管理原则,其中合肥市、阜阳市和淮南市未使用债务限额规模相对较高,其余地区未使用债务限额有限。总体看,除省会合肥市债务负担尚可外,其余各市因地方财力较为有限,现阶段政府债务压力相对较大。

安徽省各地级市相关债务数据根据公开资料整理,信息披露口径不尽一致,本报告以尽可能统一口径的数据进行分析,但不排除相关指标计算及可比性仍存在一定瑕疵。从全市政府债务规模看,合肥市2017年末政府债务余额为822.78亿元,规模最大,芜湖市2017年末政府债务余额为600.48亿元,规模次之,阜阳市2017年末政府债务余额为399.50亿元,规模排名第三。其余各市政府债务余额位于135亿元至365亿元区间,其中淮北市2017年政府债务余额为135.93亿元,为各市中规模最小。以2017年末政府债务余额与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率进行比较,亳州市、宿州市、池州市、铜陵市和六安市该比率较高,超过300%;安庆市、阜阳市、淮南市、黄山市、淮北市、马鞍山市和宣城市该比率次之,处于200%-300%区间,其中安庆市该比率相对较高,为296.86%;滁州市、芜湖市、蚌埠市和合肥市该比率未超过200%,其中合肥市该比率为125.44%,为各市最低。从全市政府债务变动情况来看,2017年末各市政府债务均较2016年末有所增长,阜阳市、黄山市和铜陵市2017年末政府债务较2016年末的增幅在20%以上,属于增长相对显著的地区。从政府债务限额管理情况来看,各地级市2017年末政府债务余额均低于限额,其中合肥市债务余额低于限额277.22亿元,占2017年末其政府债务限额的25.20%,是各地级市中未使用债务限额比例最高的地区;阜阳市、淮南市、亳州市、宿州市和六安市该比例分别为17.70%、16.58%、10.72%、10.60%和10.58%,其余地级市该比例在10%以内。

以2017年末政府一般债务余额与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率进行比较,除合肥市该比率未达100%外,其余各市该比率均超过100%,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对一般债务保障度较差,其中池州市和亳州市该比率超过200%;其余各市位于100%至200%区间。以2017年末政府专项债务余额与当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的比率进行比较,合肥市、滁州市、六安市和亳州市年末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对专项债务的保障度较好,该比率未达100%;其余各市因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规模较为有限或专项债务余额高,当期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未能覆盖期末专项债务余额,该比率均超过100%。


安徽省城投债发行规模位于全国上游,各地级市城投平台在债券发行领域较为活跃,尤以马鞍山、芜湖、滁州、合肥和亳州等地为代表。包括债券在内,各地级市平台带息债务情况存在较明显的分化,其中亳州、淮北、马鞍山等地的平台债务负担相对较重。

安徽省在全国范围内属城投债发行相对较为活跃的地区,2017年及2018年前三季度全省城投债发行额分别为919.00亿元和636.27亿元,在全国各省市发行规模降序排列中分别列第七和第十。



从安徽省各市存续城投债情况来看,城投债发行主体主要集中在经济实力较强或投资需求较大的城市。具体来看,截至2018年9月末,马鞍山市和芜湖市城投债存续余额分别为352.20亿元和314.40亿元,规模位列各市第一和第二位;滁州市、合肥市和亳州市分别以246.00亿元、236.50亿元和202.37亿元的规模位列第三至五位;蚌埠、宣城、安庆、淮南、六安、铜陵和淮北七市城投债存续余额位于100亿元至170亿元区间;阜阳、宿州、池州和黄山四市该余额未超过100亿元,其中黄山市2018年9月末城投债存续余额最少,为23.70亿元。

以城投债存续余额与各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相对比,安徽省部分城市城投债偿付压力相对较大。除宿州、阜阳、池州、合肥和黄山六市2018年9月末城投债存续余额未超过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外,其余各市2018年9月末城投债余额均已超越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其中马鞍山市和亳州市城投债偿付压力最大,2018年9月末城投债余额分别是当地2017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2.55倍和2.14倍,其余包括淮北、铜陵、滁州、蚌埠、淮南、安庆、六安、宣城和芜湖各市该比率均超过1。


从安徽省城投平台带息债务情况来看,截至2017年末,安徽省城投平台带息债务[20]合计9631.69万亿元,在全国31个省市规模降序排名中居第十三位。2017年末安徽省城投平台带息债务是当年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3.42倍,该指标处于全国中游水平,位列31个省市降序排列第16位(并列)。

从各地级市看,安徽省城投平台带息债务主要分布于合肥市、阜阳市、马鞍山市和芜湖市,2017年末以上四市的城投平台带息债务占比分别为10.71%、8.03%、7.99%和7.65%,其余地级市占比在7%以下。亳州市、淮北市和马鞍山市的城投平台带息债务负担最重,2017年末城投平台带息债务分别为661.57亿元、376.66亿元和769.54亿元,是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7倍、6.22倍和5.56倍,是当年末政府债务余额的1.97倍、2.77倍和2.52倍;阜阳市、六安市和铜陵市城投平台带息债务负担也较重,2017年末城投平台带息债务与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率分别为4.91倍、4.44倍和4.22倍,列全省第四至六名,三市2017年末城投平台带息债务分别是当年末政府债务余额的1.94倍、1.45倍和1.37倍;合肥市、黄山市和池州市城投带息债务负担相对较轻,2017年末城投平台带息债务与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率分别为1.57倍、1.57倍和1.13倍。


[1]全国各省、自治区和直辖市,下同。

[2]其他营利性服务业包括以下四个行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

[3]数据来自《关于安徽省2017年决算的报告》。

[4]税收收入的2017年增速以当年及上年税收收入绝对数计算而得。

[5]数据来自《关于安徽省2017年决算的报告》。

[6]刚性支出包括一般公共服务、教育、社会保障和就业、医疗卫生及公共安全支出。

[7]民生支出包括教育、社会保障和就业、医疗卫生与计划生育、住房保障。

[8]支出科目的2017年增速以当年及上年支出绝对数计算而得。

[9]数据来自《2018年1-9月全省财政收支情况》。

[10]数据来自《2018年1-9月全省财政收支情况》。

[11]全省政府性基金收支的2017年增速以当年及上年的收支绝对数计算而得。

[12]数据来自《关于安徽省2017年决算的报告》。

[13]税收收入的2017年增速以当年及上年税收收入绝对数计算而得。

[14]非税收入的2017年增速以当年及上年税收收入绝对数计算而得。

[15]数据来自《关于安徽省2017年决算的报告》。

[16]该部分内容中2017年及2016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以当年及上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绝对数计算而得,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增速同。

[17]蚌埠市、池州市、阜阳市和芜湖市2017年全市口径政府性基金收支数据,亳州市2017年全市口径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数据未能从公开渠道获得,因此在该部分分析中,所涉数据对比及排序为在已获数据的样本中的比较。

[18]图中计划单列市单独列示,相关省份的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已作相应扣除。

[19]图中计划单列市单独列示,相关省份的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已作相应扣除。

[20]样本口径为2018年9月末城投债存续企业,含省级平台。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信息版权归安徽金融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