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您好,本栏目信息仅限于惠农金融联盟会员查看。如需查看本栏目信息请点击下方按钮,联系管理员获得权限后方可查看本栏目信息!
拥有权限直接登录 联系管理员
欢迎您登陆安徽金融网...
服务电话:0551-65380568
首 页 资讯中心 聚焦农金 特殊资产 金融产品 惠农联盟 关于我们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惠农联盟
您的位置:首页 > 惠农联盟
关键词:
实务精析|让与担保之相关问题
2018-12-06 来源: 严骄 严律看法
摘要:相关司法解释及法律理论和实践中确认的非典型担保物权包括优先权、所有权保留和让与担保。让与担保,分为前让与担保和后让与担保。

相关司法解释及法律理论和实践中确认的非典型担保物权包括优先权、所有权保留和让与担保。让与担保,分为前让与担保和后让与担保。前让与担保系通过转让标的物的所有权的方式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或第三人将其财产转让给债权人,若债务人不能履行债务,则债权人得就该财产受偿,若债权获得清偿,则债权人返还财产。前让与担保中债务人或第三人并无实际让渡不动产所有权的意思,仅是让渡物权期待权。后让与担保是以签订买卖合同的方式作为债权的担保,为担保债权实现,债务人或第三人与债权人签订针对特定财产的买卖合同,若债务人不能履行债务,则买卖合同生效,若债务人按期履行债务,则买卖合同不生效。常见的让与担保如房产让与、股权让与等。

《物权法》和《担保法》将担保分为人保和物保,担保物权又分为抵押权、质权和留置权,让与担保不属于前述有名担保。但2015年8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四条规定,“当事人以签订买卖合同作为民间借贷合同的担保,借款到期后借款人不能还款,出借人请求履行买卖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审理,并向当事人释明变更诉讼请求。当事人拒绝变更的,人民法院裁定驳回起诉。按照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审理作出的判决生效后,借款人不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金钱债务,出借人可以申请拍卖买卖合同标的物,以偿还债务。就拍卖所得的价款与应偿还借款本息之间的差额,借款人或者出借人有权主张返还或补偿。”即最高人民法院认可让与担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法理意涵应可类推适用于非民间借贷案件。

另外,根据《物权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二百一十一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七条,禁止流押、流质。

因此,让与担保的债权人只能通过处置担保物实现债权,债权人与担保人关于债权未受清偿时,担保标的物所有权归属于债权人的约定无效。

在实践中,针对不同的担保物,可以选择不同的让与担保方式。如房产、股权等涉及转让变更登记和高额转让税费的担保物,可采用后让与担保的方式,并同时办理抵质押登记手续。存货等不易毁损灭失的动产,可以采用前让与担保的方式。

【规范性文件】

《物权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2007年3月16日)

第一百八十六条 【禁止流押】抵押权人在债务履行期届满前,不得与抵押人约定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时抵押财产归债权人所有。

第二百一十一条 【禁止流质】质权人在债务履行期届满前,不得与出质人约定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时质押财产归债权人所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2000年12月8日,法释[2000]44号)

第五十七条 当事人在抵押合同中约定,债务履行期届满抵押权人未受清偿时,抵押物的所有权转移为债权人所有的内容无效。该内容的无效不影响抵押合同其他部分内容的效力。

债务履行期届满后抵押权人未受清偿时,抵押权人和抵押人可以协议以抵押物折价取得抵押物。但是,损害顺序在后的担保物权人和其他债权人利益的,人民法院可以适用合同法第七十四条、第七十五条的有关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2015年8月6日,法释[2015]18号)

 第二十四条 当事人以签订买卖合同作为民间借贷合同的担保,借款到期后借款人不能还款,出借人请求履行买卖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审理,并向当事人释明变更诉讼请求。当事人拒绝变更的,人民法院裁定驳回起诉。

按照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审理作出的判决生效后,借款人不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金钱债务,出借人可以申请拍卖买卖合同标的物,以偿还债务。就拍卖所得的价款与应偿还借款本息之间的差额,借款人或者出借人有权主张返还或补偿。

【相关案例】

1、王绍维、赵丙恒与赵丙恒、郑文超等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一审:不明,二审:(2015)冀民二终字第53号,再审:(2015)民申字第3620号)

基本案情:

金建公司、博信智公司、殷子岚、王绍维签署《三方协议》,金建公司向殷子岚、王绍维申请借款。2012年12月1日赵丙恒与殷子岚、王绍维签订《协议书》,约定博信智公司将所持金建公司股权办理至殷子岚、王绍维名下作为债权的担保。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

根据金建公司、博信智公司、殷子岚、王绍维签署的《三方协议》,以及2012年12月1日赵丙恒与殷子岚、王绍维签订的《协议书》的约定,金建公司股权办理至殷子岚、王绍维名下系作为债权的担保,而非真正的股权转让;殷子岚、王绍维虽在工商登记中记载为金建公司的股东,但仅为名义股东,而非实际股东。此种通过转让标的物的所有权来担保债权实现的方式属于非典型担保中的让与担保,殷子岚、王绍维可以依据约定主张担保权利,但其并未取得股权。原一、二审判决将案涉担保方式认定为股权质押有误,本院予以纠正。但其确认殷子岚、王绍维并非金建公司股东,而赵丙恒、郑文超为金建公司股东,裁判结果并无不当。

案例链接:

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7f22c5c3-bb6a-4df4-9476-0adacf4f5ae7&KeyWord=%EF%BC%882015%EF%BC%89%E6%B0%91%E7%94%B3%E5%AD%97%E7%AC%AC3620%E5%8F%B7

2、黑龙江申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贾炳艺等与黑龙江申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贾炳艺等民间借贷纠纷(一审:(2014)绥中法民二商初字第33号,二审:(2015)黑高商终字第74号,再审:(2015)民申字第3051号)

基本案情:

申腾开发公司于2012年9月5日、9月21日向李玉龙分别借款300万元,口头约定月利率3分,并分别为李玉龙出具借据两张。同时,申腾开发公司将自己开发的东方名苑的19套房产在房产部门以李玉龙名义办理了商品房预售登记,并签订了相应房产的《商品房买卖合同》,作为上述借款的担保。

2012年10月10日,申腾开发公司向贾炳艺借款150万元,口头约定月利率3分,并于同日为贾炳艺出具借据一份。同时,申腾开发公司将东方名苑的7套房产在房产部门以贾炳艺名义办理了商品房预售登记,并签订了相应房产的《商品房买卖合同》,为此笔借款担保。

2013年4月10日,李玉龙与申腾开发公司达成还款协议,协议约定:为保证申腾开发公司按时还款,申腾开发公司保证对开发楼盘销售收入优先用于偿还借款,如借款到期或欠息超过一个月,已经办理预售登记的19套房产归李玉龙所有,抵顶借款。

同日,贾炳艺亦与申腾开发公司达成了还款协议,协议约定:为保证申腾开发公司按时还款,申腾开发公司保证对开发楼盘销售收入优先用于偿还借款,如借款到期或欠息超过一个月,已经办理预售登记的7套房产归李玉龙所有,抵顶借款。

绥化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双方当事人从形式上虽然签订的是《商品房买卖合同》,但实质是申腾开发公司为担保债务而将担保标的物财产权转移给贾炳艺、李玉龙的让与担保。申腾开发公司用其名下房产为借款担保是其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故双方形成的让与担保合法有效。在双方达成让与担保协议后,为所涉房产在房产部门分别办理了贾炳艺、李玉龙名下的商品房预售登记,已具有公示作用,能够起到对抗善意第三人的法律效力。故在申腾开发公司不能按期清偿债务时,应由贾炳艺、李玉龙对案涉已办理预告登记的房产清算后所得的价款偿还借款本金及利息。因此,一审法院判决:如申腾开发公司未按前款规定的期限清偿借款本金及利息,则由贾炳艺、李玉龙对案涉担保物清算后所得的价款受偿。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双方当事人签订《还款协议》的同时,又签订了《商品房买卖合同》,根据各方当事人在诉讼中的意思表示及申腾开发公司出具的还款承诺书可以确定,该买卖合同的目的不是为了贾炳艺、李玉龙取得标的物房屋的所有权,而是对其借款债权提供担保,该合同不具有独立性,系以债权债务合同的产生为前提,伴随着债务的清偿和消灭而消灭,具有从属性,属于借款债权债务合同的从合同,因此,案涉《商品房买卖合同》性质应为一种担保合同。

虽然案涉房屋未进行抵押,债权人贾炳艺、李玉龙亦未占有该房屋,不具有“让与担保”概念中事先将担保标的物的所有权等权利转移于担保权人的特征,而是后转移所有权,但二者的区别亦仅在于所有权转移的先后次序,其他方面基本相同,故根据目前的相关理论研究,案涉《商品房买卖合同》担保的性质应认定为“后让与担保”,亦属于一种非典型担保。

虽然《担保法》和《物权法》中未明确规定该种担保形式,但其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的合同无效的情形,亦不违反《物权法》第十五条所确立的原因行为与物权变动行为相区分原则,属于当事人之间的真实意思表示,依契约自由原则,应承认该种非典型担保合同的效力。

虽然《还款协议》中约定申腾开发公司到期不能偿还借款本息,案涉房屋归贾炳艺、李玉龙所有,以及申腾开发公司承诺到期不能偿还利息,将案涉房屋交与贾炳艺、李玉龙出售等等,但此种将担保财产直接交由担保权人所有以消灭双方的债权债务关系的约定,排除了担保物实现时对担保财产的清算程序,存在因市场变化而产生实质不公的可能性,违反了禁止流质契约的法律原则。因此,原审法院判决担保权人贾炳艺、李玉龙对案涉24套房屋清算后的价款受偿案涉借款的方式消灭双方的债权债务关系并无不当。

黑龙江申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申请再审认为:

(一)一、二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本案由借贷、房屋买卖两个法律关系组成,从法律关系上讲二者是完全独立的,但从事情的前因后果上又有关联。申腾开发公司欠贾炳艺、李玉龙借款,同时申腾开发公司与贾炳艺、李玉龙签订了《商品房买卖合同》,向其出具了《购房票据》,并在建设部门办理了房屋买卖预告登记,债权人贾炳艺、李玉龙凭以上三个程序完全可以对抗第三人。房屋产权已经转移,贾炳艺、李玉龙已经成为24套房屋的所有权人,申腾开发公司以房抵债的民事法律行为已经生效,贾炳艺、李玉龙没有诉讼的必要。一、二审判决认定本案借贷关系、房屋买卖关系系从属关系是不客观的,一、二审法院自创《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未规定并禁止的“让与担保”和“后让与担保”两种担保方式,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的强制性规定,是违法的错误判决。

(二)一、二审判决认定以案涉24套房屋清算后的价款受偿案涉借款本息,显失公平、公正。案涉房屋产权已属于贾炳艺、李玉龙,如通过法院拍卖,经过几次流拍,强行压低房屋价格,使24套房屋全部以合法形式归贾炳艺、李玉龙支配,这是贾炳艺、李玉龙的一个阴谋,而帮其得以实现的是一、二审法院。事实上双方在每个《商品房买卖合同》中已经约定了价款,按照现在价格重新清算,严重侵害了申腾开发公司的合法财产权益。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

当事人以签订买卖合同作为民间借贷合同的担保,人民法院按照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审理作出的判决生效后,借款人不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金钱债务,出借人可以申请拍卖买卖合同标的物,以偿还债务。就拍卖所得的价款与应偿还借款本息之间的差额,借款人或者出借人有权主张返还或补偿。本案中,案涉房屋不属于法律、行政法规禁止担保的财产,且已办理了商品房预售登记,具有公示作用以及对抗第三人的效力,能够限制该担保房屋的转让或其他处分。但《还款协议》约定将担保房屋直接交由李玉龙、贾炳艺所有以消灭双方债权债务关系,排除了对担保财产的清算程序,存在因市场变化而产生实质不公的可能,以及当事人通过虚假诉讼转移责任财产、规避国家政策的可能,因此应以担保房屋清算后所得的价款进行受偿。案涉房屋的清算及贾炳艺、李玉龙对清算后所得价款的受偿,应以法律允许的方式进行。一、二审法院依据李玉龙、贾炳艺的诉请,判决在申腾开发公司未按期清偿借款本金及利息的情况下,由贾炳艺、李玉龙对案涉担保房屋清算后所得的价款受偿并无明显不当。

案例链接:

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1d6a728c-7246-4ba1-97de-4a21fea2ac37&KeyWord=%EF%BC%882015%EF%BC%89%E6%B0%91%E7%94%B3%E5%AD%97%E7%AC%AC3051%E5%8F%B7

注:系列摘选自《非标业务常见风险及应对》一书


【相关链接】

实务精析|质押担保之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质押

实务精析|抵押担保之划拨土地使用权抵押相关问题

实务精析|抵押担保之重复抵押、超额抵押

实务精析|质押担保之上市公司限售股质押的效力

实务精析|质押担保之上市公司限售股的变现

实务精析|质押担保之非上市股份公司股权质押

实务精析|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质押之股东名册制备

实务精析|应收账款质押之收费权质押(一)

实务精析|应收账款质押之收费权质押(二)

实务精析|应收账款质权的实现

实务精析|质押担保之动产质押

实务精析|信用保证保险之概述

实务精析|保证保险之法律性质研究

实务精析|信用保证保险之债权受让人的索赔问题

实务精析|票据质权的设立条件

实务精析|票据的持有人与质权人

实务精析|票据质权的实现

实务精析|票据纠纷的管辖

实务精析|与政府信用相关的问题

实务精析|与结构化分层相关的问题

实务精析|债权转让增信之相关的问题

实务精析|与差额补足相关的问题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信息版权归安徽金融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