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您好,本栏目信息仅限于惠农金融联盟会员查看。如需查看本栏目信息请点击下方按钮,联系管理员获得权限后方可查看本栏目信息!
拥有权限直接登录 联系管理员
欢迎您登陆安徽金融网...
服务电话:0551-65380568
首 页 资讯中心 聚焦农金 特殊资产 金融产品 惠农联盟 关于我们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惠农联盟
您的位置:首页 > 惠农联盟
关键词:
实务精析|应收账款质权的实现
2018-11-05 来源:严骄 严律看法
摘要:我国《物权法》和《担保法》规定质权实现方式为折价或以拍卖、变卖的价款优先受偿,但对权利质权如何实现没有明确规定,实现质权条件成就时,质权人是否有权直接向应收账款债务人收取应收账款尚存疑虑。

我国《物权法》和《担保法》规定质权实现方式为折价或以拍卖、变卖的价款优先受偿,但对权利质权如何实现没有明确规定,实现质权条件成就时,质权人是否有权直接向应收账款债务人收取应收账款尚存疑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零六条规定,质权人行使质权时,出质人、出质债权的债务人拒绝的,质权人可起诉出质人或出质债权的债务人。但是该条规定仅赋予了质权人起诉出质债权债务人的权利,并没有赋予质权人向出质债权的债务人直接收取应收账款的权利。司法实践中,有的法院判决应收账款债务人直接向质权人支付应收账款;有的法院认为债务人直接向质权人支付应收账款无合同依据,不予支持;有的法院则认为质权人应通过将应收账款折价或以拍卖、变卖的价款优先受偿。

例如在“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行与天津市万特商贸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2015)津高民二初字第0020号,二审:(2015)民二终字第179号)”中,一审天津高院和二审最高人民法院都仅判决“兴业银行天津分行对上述应收账款在欠款本息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并未裁判实现优先受偿权的方式,移交执行时可能存在问题。

“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分行与巴州西姆莱斯石油专用管制造有限公司、无锡西姆莱斯石油专用管制造有限公司、朴龙华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一审:(2014)新民二初字第49号)”中,新疆省高级人民法院则裁判认为“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分行有权就巴州西姆莱斯石油专用管制造有限公司质押的2014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1日期间因销售货物、提供劳务发生的所有应收账款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质押财产所得价款优先受偿”,明确了实现优先受偿权的方式。

“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与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绍兴分行、绍兴飞泰光电技术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一审:(2013)浙绍商外初字第85号,二审:(2013)浙商外终字第158号,再审:(2014)民申字第1432号)”中,最高人民法院又认为,中信银行绍兴分行与飞泰公司共同签发《应收账款回款付款通知书》并送达给《权利质押合同》所涉应收账款的债务人即斐讯公司,斐讯公司在《应收账款回款付款通知书(回执)》中同意并承诺将《应收账款回款付款通知书》所列账款按时足额付至中信银行绍兴分行指定账户,因此在飞泰公司不履行判决债务时,斐讯公司应按《应收账款回款付款通知书》的约定履行付款义务。

在最高院指导案例53号“福建海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福州五一支行诉长乐亚新污水处理有限公司、福州市政工程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一审案号:(2012)榕民初字第661号,二审案号:(2013)闽民终字第870号)”中,二审法院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基于收费权类应收账款的不宜拍卖变卖的特殊性认为,我国担保法和物权法均未具体规定权利质权的具体实现方式,仅就质权的实现作出一般性的规定,即质权人在行使质权时,可与出质人协议以质押财产折价,或就拍卖、变卖质押财产所得的价款优先受偿。但污水处理项目收益权属于将来金钱债权,质权人可请求法院判令其直接向出质人(福州市政工程有限公司)的债务人(长乐市建设局)收取金钱并对该金钱行使优先受偿权,故无需采取折价或拍卖、变卖之方式。况且收益权均附有一定之负担,且其经营主体具有特定性,故依其性质亦不宜拍卖、变卖。因此,原告请求将《特许经营权质押担保协议》项下的质物予以拍卖、变卖并行使优先受偿权,不予支持。根据协议约定,原告海峡银行五一支行有权直接向长乐市建设局收取污水处理服务费,并对所收取的污水处理服务费行使优先受偿权。

但前述指导案例公布后,最高人民法院在相关案件中又认为,应收账款质权人无权请求应收账款债务人直接向其支付案涉应收账款。

各地法院对应收账款质权的实现方式观点各异,甚至最高人民法院也表现出了不同态度。因此质权人可否要求应收账款债务人直接向其履行债务尚存不确定性。为避免应收账款质权实现困难,建议在质押合同和应收账款债权确认书中明确约定出质人不能履行债务时,应收账款债务人应直接向质权人支付应收账款,并在起诉时将应收账款债务人列为当事方要求其履行支付应收账款的义务。

【规范性文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2000年12月8日,法释[2000]44号)

第一百零六条 质权人向出质人、出质债权的债务人行使质权时,出质人、出质债权的债务人拒绝的,质权人可以起诉出质人和出质债权的债务人,也可以单独起诉出质债权的债务人。

【相关案例】

华侨永亨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广州珠江新城支行、烟台丰彩包装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案号:(2014)烟商初字第242号,二审案号:(2016)鲁民终1674号,再审案号:(2017)最高法民申1572号)

基本案情:

2013年7月8日,烟台丰彩公司与广州丰彩公司签订基本供货合同,约定广州丰彩公司向烟台丰彩公司提供货物。

2014年4月28日、29日、30日,烟台丰彩公司分别给广州丰彩公司出具收货凭证五份,载明烟台丰彩公司确认已收妥与广州丰彩公司的基本供货合同项下对应的货品,货品金额共计40450758元。

2014年5月4日,华侨银行广州分行向广州丰彩公司出具银行信贷函,约定了“借款人签署形式和内容为华侨银行广州分行接受的应收账款转让协议,将相关应收账款权益全部转让给华侨银行广州分行以持续保障借款人适当、准时履行及遵守银行信贷函或其他融资文件所载的一切义务”的内容,且上述内容约定在银行信贷函的担保条款中。

2014年5月9日,华侨银行广州分行与广州丰彩公司签署贷款合同,华侨银行广州分行同意按照贷款合同的条款和条件,向广州丰彩公司提供本金总额为7430万元的贷款

2014年5月9日,华侨银行广州分行与广州丰彩公司签订应收账款转让协议,作为华侨银行广州分行按贷款合同的条款及条件为广州丰彩公司提供贷款的先决条件,协议约定“广州丰彩公司向华侨银行广州分行转让应收账款以持续保障广州丰彩公司履行贷款合同义务”。应收账款转让事宜向烟台丰彩公司进行了通知。

针对上述应收账款转让协议,烟台丰彩公司向华侨银行广州分行出具有关基础合同应收账款转让的确认函,其上载明:华侨银行广州分行,我公司已收悉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我公司确认通知书所述应收账款债权(包括其全部附属权利)已全部转让给贵行,贵行为上述应收账款债权的合法受让人,我公司确保按通知书要求及时、足额付款至贵行的指定账户。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从银行信贷函及应收账款转让协议的上述约定内容看,广州丰彩公司将其对烟台丰彩公司的应收账款转让给华侨银行广州分行,是向华侨银行广州分行提供担保,担保广州丰彩公司向华侨银行广州分行履行借款合同的义务。因此,银行信贷函及应收账款转让协议约定的广州丰彩公司将其对烟台丰彩公司的应收账款转让给华侨银行广州分行,应认定为广州丰彩公司将其对烟台丰彩公司的应收账款出质给华侨银行广州分行的质押担保,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符合法律规定,质押合同依法成立并有效。

华侨银行广州分行上诉认为:

本案的法律关系应当为应收账款债权转让并非应收账款质押担保,其作为受让人自广州丰彩公司处受让了对烟台丰彩公司的应收账款。其受让涉案应收账款支付的对价是向广州丰彩公司发放贷款的承诺,故烟台丰彩公司应当向其支付涉案应收账款。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本案法律关系应为应收账款质押,并非广州丰彩公司上诉主张的应收账款转让。一审法院认定无误。应收账款作为质押物,其所有权亦应当属于广州丰彩公司。华侨永亨银行新城支行对该应收账款享有优先受偿权,但无权直接以质押物偿还债务。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

华侨永亨银行新城支行与广州丰彩公司之间形成的是应收账款质押法律关系,华侨永亨银行新城支行据此可以请求确认其对案涉应收账款享有优先受偿权,但不能直接对案涉应收账款主张所有权。

案例链接:

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fd29ff0f-02bf-4724-9006-a7a50111169c&KeyWord=%EF%BC%882017%EF%BC%89%E6%9C%80%E9%AB%98%E6%B3%95%E6%B0%91%E7%94%B31572%E5%8F%B7


【相关链接】

实务精析|质押担保之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质押

实务精析|抵押担保之划拨土地使用权抵押相关问题

实务精析|抵押担保之重复抵押、超额抵押

实务精析|质押担保之上市公司限售股质押的效力

实务精析|质押担保之上市公司限售股的变现

实务精析|质押担保之非上市股份公司股权质押

实务精析|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质押之股东名册制备

实务精析|应收账款质押之收费权质押(一)

实务精析|应收账款质押之收费权质押(二)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信息版权归安徽金融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